当前位置:潍州建家资讯>游戏>正文

贵族娱乐场开户即送 日本女性温情背后的“煞机”

2020-01-09 14:02:24 来源:潍州建家资讯

贵族娱乐场开户即送 日本女性温情背后的“煞机”

贵族娱乐场开户即送,日剧《昼颜》剧照,又名《工作日下午3点的恋人们》,由西谷弘(日)执导,上户彩(日)、吉濑美智子(日)等主演,该剧讲述的是深入现代社会和婚姻中所存在的问题的终极恋爱故事。

希白说 | 日本女性温情背后的“煞机”

文│薛希白

今天,我们浅谈一下日本影视剧里那些日本女性的形象。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日本女人都被西方世界认为是东方女性的典范。日本这个民族的女性的确很有代表性,她们近乎是男人渴望的所有女性的最佳模板的存在,常以其温柔、体贴、顺从、忍耐、柔韧著称。其中温柔与可爱大概是日本女人的第一代名词,我几乎想不起日本女人有任何生气时候的样子,不论是影视剧当中还是现实生活里遇见的日本女性。

日本少女看上去永远那么可爱,善解人意,崇拜男性,对什么都会瞪大眼睛露出一脸惊奇和赞赏的样子,口头语都是「すごい!」(好厉害!)、「可愛い」(好可爱)、「まじ」(不会是真的吧?)、「いいよ」(好啊),还有那句举世闻名的「やめで」(不要嘛),就连日本女性偶尔会用的拒绝词「だめ」(不行)听上去都有着欲拒还迎的味道。如果再柔和一下说成「だめだよ」,这句话基本上可以翻译成中文的“这样不行的哦”,简直就是反话正说的感觉。

日本少妇则充满着温柔的母性气质,恬静,操持家务井井有条,体贴周到,就像她们可以永远挽着发髻,穿着和服,跪在门边等着男人回来时说着 「お帰りなさい」(欢迎回家)和「お疲れ様でした」(你辛苦了)。常看到国产影视剧和韩国影视剧里恶婆婆的形象,而到了日剧里也多为谦卑有礼,对儿媳温和有加的形象,几乎不见面目狰狞的角色。总体说,日本女性总给人以得体有度的样子。所以,不论是祗园里踩着木屐赴约的艺伎,还是成年礼上穿着和服的少女,亦或是东京穿着职业套装穿梭在cbd的ol,都是世界男人向往的女性。

当然,关于日本女人的形象,不可忽视的还有日本强大的av产业对世界男人的侧面影响,让男人们都觉得日本女性在床上都应该和日本女优一样灵活可人,百依百顺,花样翻新。不可否认,日本女性在性方面的态度确实相对开放,和中国女人或大多数东方女性的谈性色变不同的是,日本女人谈到性时只会害羞,但完全扯不到羞耻的地步。日本未结婚的女性也很喜欢玩儿,但是一旦结婚了,大多成了彻头彻尾的贤妻良母。在书店卖的杂志中,针对未婚女性的杂志多以化妆、时尚穿搭和旅行消费为主,而针对已婚女性的话题则多是“如何节约伙食费和水电费”这种经济适用的内容了。与之相反的是,很多中国女性在婚前不算张扬,但婚后反弹、变得任性的例子反而很多。

(日本街头强大的色情和动漫产业。(图片源自网络)

我觉得塑造日本女性形象的第一功臣当属日语这门语言,我相信很多人都承认日语是很好听很悦耳的语言。与汉语的发音不同,五十音图的发音里都带些撒娇的口气,连成句子后的促音和顿音增加了语调的丰富性和美感,一个词和一个句子经常以「だよ」「だが」「だろ」「よ」「い」「で」结尾,多是不确定性的带有询问、推测、商量的口气,也体现了日本女性的柔和性。而汉语里多为确定性的陈述句,语音语调不存在太多转折和情感。一个民族的语言很多时候都可以反映这个民族的特性,你去听听斯拉夫语和德语,大概就能感觉到这个民族的刻板、严肃和不懂情趣。

说起日本影视作品里的女性形象,或是以讲述女性为主的影视作品,我脑海中第一反应是两部电影,正巧这两部电影都出自一个导演之手,那就是中岛哲也。他在2006年执导拍摄的高分电影《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以喜剧的荒诞手法描写了松子坎坷曲折的一生。这部作品的原作者山田宗树在2003年出版了这部小说,他非常擅长写关注女性尊严和生存状态的作品,松子的形象也绝对是日本传统女性的经典形象。她们一生坎坷,命运多舛,可以说是对命运的不公逆来顺受,毫无怨言,没有一丝反抗,以至于很多中国女性观众看了电影以后根本接受不了松子的懦弱,甚至觉得她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感慨。

2010年中岛哲也又拍摄了另一部女性电影,这次我们在电影里看到了反抗,而且还是酣畅淋漓的复仇。我本人自认为算是资深电影迷了,欣赏水准线不低,很多别人认为精彩绝伦的电影我只觉得“尚可”,很少会有看到某部电影觉得震撼无比的时候。初次看完《告白》时,我真的觉得痛快淋漓。《告白》很像是一部黑色电影,讲的是女主人公森口悠子发现其爱女被杀害在学校的游泳池中,尽管该事件被断定为意外死亡,但森口却向学生们宣告犯人就在班中,并展开了自己的复仇。从以前的被命运玩弄于掌股的逆来顺受的懦弱者,再到一切尽在掌握的精心谋划的主动复仇者,中岛哲也不只改变了对女性的看法和挖掘审视的角度,可能也预示着一个民族的特性在慢慢改变。当然,这种转变是个漫长的、静悄悄蜕变的过程,并非一夕之间就能形成的。

(电影《告白》海报,根据日本作家凑佳苗的同名推理小说《告白》改编。作者利用《罪与罚》的反推理手法来分析新世代教育和校园犯罪,适切地用受害者亲人、嫌疑犯学生、嫌犯的家人及女同学等主观视角分别告白,点出当今教育出问题的因果所在。)

其实,中国的影视作品里女性的反抗精神从八十年代就有了,甚至可以说,中国关于女性电影的一个重要因素就是女性的倔强和顽抗。例如早期的中国电影代表作、谢晋导演的《芙蓉镇》里的胡玉音(刘晓庆饰),五十年代导演张艺谋代表作品《红高粱》里的九儿(巩俐饰)。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这些女性形象是中国文学(影视)里女性的代表。后期影视作品的女性多随着中国社会转型期演变,体现了中国女性那种不甘和面对琐碎的生活偶尔表现出的面目狰狞的形象。例如举着第六代导演大旗的王小帅,在《青红》里和父母抗争的青红(高圆圆饰)、《左右》里为了白血病儿子可以做出任何牺牲的枚竹(刘威葳饰),还有另一个六十年代导演王竞的《万箭穿心》里的李宝莉(颜丙燕饰),这些女性形象都刻画得异常刚烈、执着甚至是执拗。但是中国女性也有缺点,温柔贤淑不足,还满腹牢骚。很多女人的口头语都是“下辈子不要再做女人” ,做女人有多苦有多累等等,好像中国女性的形象就是苦大仇深、每天生活在水深火热里似的,一点也不滋润,更不懂得享受做女人的美好。近年来国产的影视剧作品里,女性的角色更多的强调了女性的觉醒和独立的“内刚”色彩,而见不到几分妩媚的“外柔”。这是中国女人不可爱的地方,而且是越来越不可爱的地方。

如果说电影作品一般是高于生活的艺术表现形式,那么电视剧作品应该更能具体体现一个国家国民的微妙情感和心理变化。因为电视剧总是更贴近生活本身的。日剧里除了罪案题材外,以女性为主导的作品大多以爱情剧和家庭剧为主。与中国女性不同,很多日本女性都把恋爱看得极其重要,其中绝大部分会把感情当做终生的追求。我一直认为中国的男女不太会谈恋爱,这也导致了我们的影视剧“不会谈恋爱”。中国的国产剧擅长拍谍战剧、宫斗戏、历史大戏、反应社会问题的现实主义大戏等等,但是我们不擅长或者说不会拍恋爱剧。这也难怪,你没法让一个不会谈恋爱的导演拍出一流的爱情戏,那么现实生活里那些对爱情有所向往的男女只好去追日韩剧了,这也是为何我们只能长久追捧日韩剧的原因。我想,会谈恋爱,或者说比中国女人更懂得男女情趣,也是日本女性的魅力之一吧。

日本这个民族的从众性、服从性和集体意识都很强,这是个在自然物质资源极度匮乏中顽强求生的民族。这个民族很讲究团队精神,没有美国的个人主义,也不太会标新立异,这也说明了日本女性也不太会做什么出格的事。她们不太有见解,但也不是完全没主意,这点和其他东方女性的共性一样。她们虽然常常随波逐流,却深知自己该怎样在男性的世界中求得最好的位置生存,擅长四两拨千斤的周转,这也是日剧里最常出现的女性形象。

(日剧《昼颜》剧照。图为纱和(上户彩饰)冲破心理防线,第一次与已婚的生物老师约会。)

当然,日本的家庭剧这几年也有很大幅度的转变,伦理剧越来越所谓的“颠覆三观”。日本女性角色不再以传统单一的温良形象出现,而是变得更加立体多变,这从侧面反映了日本时下社会中女性角色也在慢慢发生着质变。2014年的日剧《昼颜》刷新了我们的眼界,也刷出了一片的好评。剧中皆为人妻的纱和(上户彩饰)和利佳子(吉濑美智子饰)在自己平淡乏味的婚姻生活之余,分别找到了波澜壮阔的婚外之恋。我们不是没看过描写出轨的日剧,但是我们第一次看到了以正面姿态和初恋情感去写的一场出轨大戏。当然,“不伦之恋”的代价注定是严重的,结局注定是无果的,多么强烈的狂风暴雨过后,都还要回归到平淡的生活轨迹中去,但是,在约定俗成的无趣的人生走向里,能曾经不按套路随心所欲地任性一把,对于辛勤奉献于家庭的主妇来讲是多么弥足珍贵的体会,这也让日本影视剧中的女性形象丰富起来。

如果说《昼颜》里的女人只是任性了一把,那么2016年的两部日剧里的女主人公则表现出了一种反抗的力量。一月份播出的《直美与加奈子》中,女性人物的设定越来越男性化、独立化,普通白领直美(广末凉子饰)追求职业梦想却不得,身为家庭主妇的加奈子(内田有纪饰)备受丈夫的家暴折磨,无奈两人合谋杀了加奈子的丈夫。这部剧里的男性形象都是概念化的,基本不见立体的男性形象存在,而两个女主角的性格则刻画得棱角分明,甚至有些运筹帷幄的果敢强势,大有一不做二不休的气势,绝不将命运交于他人手中。剧中另一个主要人物是加奈子丈夫的姐姐,这个女人也是一个非常强势的女人,执着地追查弟弟“消失”的真相,所以这是一部典型的把男性抹杀掉的女人剧。同样,十月份播出后即大受追捧、不断被刷屏的《贤者之爱》的故事更有意思,女主人公真由子是出版编辑,品位见识不凡,果敢独立,保养有道,有社会地位和受人尊敬的工作。为了向夺走她的初恋情人的闺蜜复仇,她用了20年将其儿子秘密调教成了“自己喜欢的男性伴侣”,而这个小自己二十岁的“饲养男孩”也无可救药地爱上了这个足以当他妈妈的女人。这个日剧的文案策划也相当成功,就叫“你抢我男友,我睡你儿子”,听上去就是一片腥风血雨。

(日剧《直美与加奈子》剧照。由金井宏、叶山浩树、品田俊介执导,滨田秀哉编剧,广末凉子主演,内田有纪、吉田羊、高畑淳子、佐藤隆太共演。该剧改编自奥田英朗的同名小说,讲述了白领直美与同学加奈子合谋杀死加奈子的家暴丈夫,然后一起逃亡的故事。)

日本的影视剧里,从最开始的女性形象的逆来顺受,到挣扎之后不得不妥协的婚姻,再到如今女性意识的崛起和自我意识的放大,完全可以“毁灭”男人而独立存在。不管是遭受家暴后去合谋毁灭一个男人,又或是看着初恋男友被别的女人抢跑了,干脆就去“饲养培育”她的儿子给自己当情人,日本影视剧里的女人越来越让人刮目相看了。这些日本影视剧都从侧面验证了这个国家已经不再以男性为主导了,女性意识与女性地位的提高甚至逐渐瓦解了男性社会,女性变得前所未有的重要,并不再以从前的只能“依附”于男性的形象出现。有社会学家说,日本这个民族已经变成了“食草族”,我们都知道“食草族”是什么意思,“食草”动物相对于“食肉”动物,都是没有攻击力的,也基本可以理解是女性化的、阴柔化的象征。

(《贤者之爱》剧照。)

但是,日本女性不论再怎么内在强悍,她们永远懂得对某些微妙世事的得当拿捏。日本女性的可爱和聪慧就来自于,面对庞大的男性社会,她们从来不会让自己迎面撞上去,撞得头破血流,也不会让自己那么面目狰狞,歇斯底里。哪怕她们拿不满去反抗,手段可以是冷酷的,身段却要是优雅的。她们有她们自己的办法,更温柔的、更坚韧的、更直线和切中要害的办法。她们操着抑扬顿挫的日语,温柔地谋划着自己的人生。我想,这不只是日本女性的优点,这也是所有女性的天性。

2016/10/19于青岛

更多精彩原创内容,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谈日录(duriben)

上一篇: 泰康人寿启动首届“财富季”,智赢年金助您规划长寿时代
下一篇: 大族激光业绩再降六成 "外资宠儿"遭北上资金大撤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