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潍州建家资讯>国际>正文

济齐路彩世界地 纵横六十载——陕西足球的前世今生(上)

2019-12-29 17:35:49 来源:潍州建家资讯

济齐路彩世界地 纵横六十载——陕西足球的前世今生(上)

济齐路彩世界地,愈久远的记忆,在人脑海中反而愈加刻骨难忘。陕西足球、陕西队,让我们以时间为序,一起来追忆那些似水年华,那些曾经的往事和人。

以1993年北京七运会为界,这是计划经济体制下全运会专业足球,与改革开放后市场经济体制下的职业足球,划时代的分水岭。专业、职业,虽是一字之差,但有云泥之别。我们权且把全运会时代的专业队看做陕西队的前世,把职业队时期称为陕西队的今生。关于今生,我们以后详叙,今天只谈“前世”。

“陕西队”的概念最早可以追溯到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这支球队1956年正式组建,准确番号为“陕西男子足球队”,至今已有63年历史。组建这支队伍最重要的任务就是代表陕西参加全国运动会。

▲陕西男子足球队正式竖旗于1956年。

陕西队是在什么背景下成立起来的呢?据当时的省体委领导回忆,1956年8月波兰格尔巴尼亚足球队访华,国家体委安排在西安打一场比赛,但是当时陕西没有正规球队,只能请上海队在西安与客队交锋,这也是西安有史以来第一场国际比赛。赛前客队受邀先与陕西省临时组织起来的原老西北队成员打了一场内部教学比赛,结果客队10:1狂扫陕西代表队。面对这种情况,陕西省体委下决心要组建本省的队伍——陕西男子足球队。首批入队的队员是从上海迁来的交通大学学生和一些厂矿工人组成。紧接着,一批参加了1957年全国十二单位青年足球锦标赛的西安市青年队成员,以及西安市业余体校足球班中的优秀学员也陆续加入其中,魏德望就是其中一员。

▲西安队参加1957年全国十二单位青年足球锦标赛合影。

根据魏德望回忆,当时和他同一天入队的有雷志敏、冯育生、范存如等人。时任省体委主任李永熙在他的办公室会见大家时,问起他们几个原籍是哪里人,他们依次回答:河南、陕西、河南、陕西。魏德望和雷志敏是陕西人,另两位是河南人,一下把李主任逗笑了。李主任当时给他们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到了陕西队,每个人的伙食费是一元二角,这个待遇在当时那种生活条件下是非常高的,这些穷人家的孩子都感觉一下子进了天堂,运动员灶好似天天在过年。

随后,待队伍集结完毕大家就南下广州冬训了,当时的比赛任务直指第一届全运会。

▲1956年成立之初的陕西队。

对于这一段久远历史,我还不算太陌生,我的母亲当年入选过陕西省跳伞队,在那个年代,带有浓烈战争意味的跳伞运动还是全运会的重要比赛项目,北京一运会36个比赛项目中跳伞就占了2个,分为飞机跳伞和伞塔跳伞。直到今天,那座带有明显时代印记的伞塔还矗立在西安东部兴庆路东侧,名曰伞塔路,现在是西安市业余军体校的驻地。拿过北京、伦敦两枚奥运金牌的中国女子射击队运动员郭文珺,14岁起就在西安市业余军体校跟随启蒙教练黄彦华开始射击训练。当然,这里也是我小时候常去玩耍的地方。

我的母亲当年跟随陕西省跳伞队在广州花都备战二运会的飞机跳伞项目,后来给我说过,当运动员那几年,苏制安-2飞机坐了几百次,把这辈子的飞机都坐完了。那会的专业运动员不仅社会地位高,国家包吃包住的同时,还发工资和津贴。农村户口也不用挣工分,发的工资津贴都够普通人家一个月的基本开销了。专业运动员的伙食水平在当时绝对是顶配标准,专业运动员的伙食保障是政府的头等大事,家里若是出个运动员,是很令旁人羡慕的。

好了,扯远了,言归正传。全运会自1959年直至现在,都是中国水平最高、规模最大的综合性运动会。在陕西足球教父李子云、宋学仁的调教下,陕西队参加了第一届全运会到第六届全运会,包括1972年的五项球类全国运动会在内的所有决赛阶段的比赛。纵观历史,全国也只有北京、辽宁、广东、解放军队和陕西队能做到了这一点。

很多年轻球迷不知道,在中国足球职业化之前,全运会是足坛的头号赛事,尤其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之前,几乎每次全运会足球预赛都有近30支球队参加,陕西队能连续六次从预选赛中杀出重围进军决赛阶段,着实不易。而且男子足球决赛历来作为全运会的压轴项目,踢完这场比赛,紧接着就会进行全运会的闭幕式。

那会的陕西足球队,是中国足坛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鼎盛时期,陕西足球以“坚守强攻硬到底”的作风享誉中国足坛。而陕西队先后涌现过雷浩、魏德望、吕大英、常建中、李维淳、邵兰生、夏永伟、张路、董晨旗、王勇、雷志敏、高荣明、毛三虎、康茂成、薛勇、黑志忠、刘福生、林沫、辛长青、王峰、王宝山等等一大批中国足坛名将。回忆陕西男足的发展历史,从业余到专业,他们一直走在全国前列。

▲中国足坛老牌劲旅——陕西男子足球队。

第一届全运会,北京,1959年

1959年5月27日至6月14日,宋学仁作为主教练带领刚成立不久的陕西队在太原参加了一运会的预赛,获得赛区第三名,取得了进军决赛阶段的资格。除了输给最后获得该赛区冠亚军的吉林队和解放军队以外,山东队、宁夏队、甘肃队、新疆队和东道主山西队都是陕西队的脚下败将,陕西队甚至还打出了9:0和10:0的大比分。在9月北京进行的决赛第一阶段比赛中,陕西队和东道主北京队以及湖北队、江苏队分在一组。首战0:1小负北京队之后,陕西队沉着应战以2:0相同的比分接连战胜鄂、苏两队,与北京队携手进入第二阶段,最终获得第六名的好成绩,魏德望作为陕西队主力门将亮相全运会。

▲陕西队参加1959年一运会(北京)合影。

第二届全运会,北京,1965年

1965年7月1日至15日,陕西队和辽宁、北京、湖南、山西、江西等球队分在一组,在延吉参加了北京二运会的预赛,以3胜1平1负的成绩获得预赛第三名,取得了进军决赛的资格。最终在北京的决赛阶段比赛中获得第十名。陕西队主教练仍是宋学仁,主力队员包括魏德望、苗继成、雷志敏、王祖埠等,这一年,毛三虎等多名年轻队员初登全运舞台。

▲陕西队参加1965二运会(北京)合影。

第三届全运会,北京,1975年

1975年6月10日至26日,主教练宋学仁带领陕西队来到上海,第三次征战北京三运会足球赛预赛。除了上届预赛的老对手辽宁队、北京队和江西队以外,陕西队要和广东、江苏、甘肃、贵州、内蒙古、黑龙江等10支球队一起争夺4个决赛阶段名额。因广东队另有其他国际比赛任务,未参加这次预赛,但保留了其第四名成绩及参加决赛阶段比赛的资格。陕西队6胜1平1负取得预赛第三名进军决赛。由于球队处于新老交替的非常时期,在秋天进行的决赛阶段比赛中,陕西队叨陪末座仅仅获得第十二名。董晨旗接替了魏德望的主力门将衣钵,李维淳、毛三虎等球员打上了主力,雷浩、夏国栋、黑志忠、林建辉等球员首次入选参赛。

三运会的比赛首次增加了少年组的项目,预赛阶段的陕西少年队

在克拉玛依赛区获得冠军,最终在北京决赛阶段比赛中获得全国第四名。

▲陕西队参加1975三运会(北京)合影。

第四届全运会,北京,1979年

北京四运会同样分预赛和决赛两个阶段。预赛阶段于1979年5月1日至16日分别在沈阳、南昌、太原、昆明进行。获各赛区成年组前3名的队伍和解放军队共13支队参加当年9月16日至28日在北京举行的决赛阶段比赛。参加了一运会比赛的王祖埠此时已退役成为陕西队的主教练。预赛顺利出线后,最终带领球队获得四运会第十一名,较之上届比赛,名次前移一位。

▲陕西队主力队员参加1979四运会(北京)合影。

第五届全运会,上海,1983年

第五届上海全运会足球预赛经过七轮激烈角逐,于1983年3月25日结束。参加福州赛区比赛的八一队、上海队和陕西队分获前三名,同时取得获得进军上海参加决赛阶段的参赛资格。巧合的是,陕西队的预赛成绩和前几届一样还是第三名。

在上海进行的决赛阶段,陕西队和天津队、四川队分在c组。首战0:2不敌天津队,次战四川队,首次参赛年仅20岁的宝鸡小伙王宝山在常规时间比赛中打入扳平一球,将比赛拖入加时,随后在加时赛中,后来成为职业联赛四川全兴队主教练的余东风打入一球将比分改写为2:1,此时还是王宝山挺身而出再度将比分扳平,将陷入绝境的陕西队拉出了泥潭。随后陕西队愈战愈勇,在点球决战中3:2击败四川队,总比分5:4晋级复赛。在随后进行的第9至12名复赛比赛中,陕西队先是依靠点球大战4:2击败山东队,后来0:2输给河北队后,最终获得五运会第九名。

▲陕西队参加1983五运会(上海)合影。

▲陕西队参加1983五运会(上海)合影。

那个时代的陕西青年队也是足坛一支劲旅,1972年至1979年陕西省青年队参加了历年举办的全国青年足球比赛,后来在1982年获得了全国青年足球联赛亚军。

▲1979年的陕西青年队。

这个时代的陕西队更多的被人冠以“老陕足”,发生的故事不仅仅局限于全运会,那些人、那些事至今回忆起来仍是津津乐道。

陕西队是外战内行

职业化前的陕西足球不仅在国内取得了辉煌的战绩,在国际比赛上也赢得了尊重。几十年前,阿富汗国家队到中国访问比赛,大胜宁夏和新疆后,喊出打遍全中国的口号。当时中国同苏联关系紧张,阿富汗同苏联关系密切,在这一复杂的国际关系背景下,时任国家体委主任的贺龙老总下了死命令,要将阿富汗队消灭在潼关前。随后,陕西队在西安漂亮地击败自视甚高的阿富汗队,紧接着一蹶不振的阿富汗队连负北京,上海和解放军队,在中国没有再尝过一场胜利的滋味。

▲陕西队在西北体育场(圣朱雀前身)迎战阿尔巴尼亚国家队。

▲陕西队在西北体育场(圣朱雀前身)迎战阿尔巴尼亚国家队。

1971年非洲兄弟刚果人民军足球队访华,与陕西队在西北体育场对垒,球场一时爆满。双方队员场上表现都非常出色,刚果队上半时占据优势,几乎压着陕西队打,门将魏德望更是左扑右挡,救出了不少险球,没丢球从侧面也显示了陕西队顽强的防守技能。陕西队上半时反击成功由董玉林首开纪录,下半时双方打得更加激烈,由于陕西队个别队员动作过大,引起了对方队员的不满,场上火药味很浓,比赛最后30秒,陕西队袁世禄把球铲出底线,对方发角球,发至门前高空,魏德望跳起接球,对方几名队员连冲带拥,把门将和球一起冲进大门,比赛最终以1:1结束。现场观众很满意,认为对方比我们强,能打平就不错了,为了友谊最后进球是我们让他们的。比赛结束后,时任陕西省省委书记、革委会主任李瑞山接见球队时说:“这场球打得不错,平比胜好,比赛还是要讲友谊嘛,这样双方都满意。”这一场球给陕西老球迷留下了深刻印象,凡是看过这场球赛的老球迷现在谈起来陕西足球史时,都不会忘记这一场球赛。

▲1971年,陕西队在西北体育场(圣朱雀前身)迎战刚果人民军足球队。

在那个特定时期,中国足坛元老年维泗、曾雪麟、高丰文、徐根宝等先后都曾经与陕西足球结下情缘。现在的北京国安俱乐部副董事长、央视名嘴张路也曾是陕西队队员。

▲徐根宝(后排左三)、年维泗(后排左五)、高丰文(后排左六)与陕西队员在一起。

▲原国家队主教练曾雪麟(前排左三)与陕西队员在一起。

1951年出生于北京的张路,1969年到陕西插队,1971年入选陕西足球队位置是门将,1973年考入北京体育学院运动系足球班,毕业后在北京足球队担任守门员,直至1979年退役。

▲两代陕西队门将:魏德望(右)和张路(左),1970年。

▲四十年后再相逢:魏德望(右)和张路(左),2012年。

陕西队之魏德望

魏德望生于解放前,兄弟姊妹八个,他排行老三。1955年考入西安市第二十一中学,就是后来位于东大街菊花园的西安旅游中等职业学校的前身。在学习过程中接触到足球,经过激烈的竞争成为西安市业余体校足球班的第一批学员。1957年7月被选入西安市青年足球队,参加了在天津举行的全国十二城市青年足球锦标赛,同年12月28日正式住进了陕西省足球队的宿舍,打过三界全运会决赛阶段比赛,魏德望人如其名,是陕西足坛德高望重的元老级人物,当年曾为陕西足球立下汗马功劳。

▲陕西队门将魏德望在比赛中。

1973年5月,34岁的魏德望挂靴退役了,经省体委批准,担任了陕西青年队守门员教练。1974年4月,魏德望带领陕西青年队去宝鸡三八厂劳动锻炼,体验工人生活,同时辅导三八厂子校足球队,后来新中国首位陕籍国脚王宝山当时还是子校足球队的一名小队员。4月7日魏德望接到省体委通知,省委组织部任命魏德望为陕西省体委副主任。

▲王宝山(前排左一)少年时期在宝鸡和队友在一起。

▲初进陕西队的王宝山(左一)还有些腼腆。

1982年至1988年,魏德望转入陕西女子足球队任守门员教练,我国女足第一批守门员高红,张秀琪就是魏指导从零培养起来的国门。1984年全国优秀男女足球队在昆明冬训,江洪是八一队门将,八一队的主教练刘国江对魏德望说,八一队这次冬训没有带守门员教练,希望魏指导帮助他们带江洪训练,魏指导没有推辞欣然应允。张秀琪、高红、江洪均为1967年出生的同龄人,由魏指导带完了整个冬训,后来他们三人先后入选国家队。

魏指导自己创作了一首七言绝句为守门员训练座右铭,他认为,作为一名合格的门将,就是要“稳如泰山静似松,快似闪电动如风。勇如猛虎气魄大,活像猢狲智无穷。”

▲老陕西队功勋队员魏德望退役从事教练岗位,培养出女足国门高红、张秀琪。

魏老爷子在带江洪时,经常给他灌输做人的道理,他说“社会在发展,时代在前进,大家的生活水平不断在提高,比起旧社会生活不知好了多少倍。我给你说这些,不是让你再过旧社会那样的生活,而是要让你不要忘记这一段历史,激发你奋发向上,争取更美好的生活。就是让你要懂得美好的生活是靠劳动和智慧获得的,而不是靠歪门邪道,做违法乱纪的事不劳而获的。现在社会有些人看起来也很富有,但他们的钱来得不是正道,一旦败露,会造成终身悔恨。还是要堂堂正正做人,老老实实做人,总之做事要光明磊落,要经得起时间的考验。”魏老爷子的言传身教用后来的实践证明,江洪确实做到了这一点。

▲老陕西队功勋队员魏德望和后来的国力队门神江洪。

陕西队之毛三虎

“足球要从娃娃抓起”,这个口号在足球圈内早已得到公认,但真正愿意从事青少年足球培养工作的人却很少,毕竟在功利足球盛行的今天,越来越多的人都把目光放到了成绩上。毛三虎有过辉煌的足球生涯,曾经代表陕西队数次参加全运会,并取得了不错的成绩。退役后,他仍然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足球事业中,并非常注重抓青少年足球。从1998年创建陕西三虎足球俱乐部开始,他培养的年轻队员被国内许多俱乐部看中,先后输送给辽宁、重庆力帆、深圳健力宝、陕西国力等多名球员。作为一所足球欠发达地区的足球学校,输送率之高确实让人惊叹。毛三虎现已接近70岁,但仍然为陕西省青少年足球发展做着贡献。毛三虎一直认为,陕西并不缺足球苗子,缺的只是发现和培养这些好苗子的人,毛三虎在接受采访时曾说过,余生将致力于通过自己的努力,让更多的陕西孩子通过踢球强健体魄,给予喜欢踢球的孩子们提供基本功的指导。大家熟悉的陕籍球员陈子介当年就是在毛指导的基地学习了四年后,打下了坚实的基本功,得以入选当时陕西国力梯队在北京的培训基地。

▲老陕西队退役球员毛三虎长期致力于陕西青少年足球培养工作。

▲老陕西队退役球员毛三虎指导陕西青少年足球爱好者。

第六届全运会,广东,1987年

1987年的广东六运会首次增加了女子组比赛项目,陕西男女足经过预赛的拼杀,双双取得了1987年11月21日至12月3日于广州进行的决赛阶段比赛资格。此时,王祖埠已改任球队领队一职,担任球队主教练的是曾经参加过一运会足球决赛阶段比赛的老陕西队队员常建忠。

在第一阶段分组赛中,陕西队和东道主广东队、银鹰体协分在d组,0:2不敌广东队的比赛中,国脚麦超和31年后执教陕西队的谢育新各攻入一球。而陕西队依然是依靠球队的王牌主力王宝山的进球力克银鹰体协,从而进入第二阶段分组复赛,在复赛f组的比赛中,陕西和广东又分到一起,另外两支球队是老牌劲旅辽宁队和山东队。按照六运会赛程安排,第一阶段相遇过的队伍不再安排比赛,但是第一阶段的成绩将带入复赛,各组前两名进入争夺金牌的总决赛。陕西队是带着0:2输给广东队的压力参加第二阶段复赛的。

结果陕西队1:3输给了辽宁队,还是王宝山为陕西队攻入一球,日后他在国家队的队友马林、唐尧东都取得了进球。稍后,遭到淘汰的陕西队无心恋战,遣出年轻队员锻炼队伍,以0:4输给了山东队。在随后决定5至8名的比赛中,又先后输给北京队与河南队,最终获得六运会第八名。2号林沫作为主力后卫崭露头角,10号高荣明也展现了其中场组织者的才华。他俩退役后投身陕西女足的发展而竭尽全力。

▲陕西男子、女子足球队均参加了1987六运会(广东)决赛阶段比赛。

第七届全运会,北京,1993年

1993年北京七运会男子足球比赛的预赛阶段分为四个赛区,于7月15日开赛,各赛区的前2名直接出线,四个赛区的第3名再进行附加赛,决出最后3支出线队和东道主进入决赛圈。陕西队和辽宁、山西还有航天体协分在延吉赛区的a组,江苏队和黑龙江以及新疆、火车头体协分子b组。按照赛程规定,延吉赛区的比赛要一周内打完,这意味着要想拿到出线权,每两天就是一场恶战,这对所有参赛选手都是一种考验。

陕西队首战4:1轻取山西队,时隔一天,又在与航天体协的比赛中以2:0的比分取得胜利,确保小组出线。面对1984年就开启后来中国足坛“十连冠”伟业的辽宁队,陕西队最终1:4败下阵来,只能和b组第2名江苏队争夺预赛附加赛的资格。

1993年7月22日,对于陕西足球来说不啻于是一个充满悲剧色彩的日子。比赛的过程已经不那么重要了,90分钟结束,陕西队1:2输给了江苏队,预赛阶段即遭淘汰,创下陕西队建队历史最差战绩。

如果陕西队当年能延续自己的脚步,陕西足球的发展应该不会这么坎坷。这场比赛陕西队长时间以1:0的比分领先江苏队,只要将这个比分保持到终场,陕西队将晋级附加赛,仍旧保留晋级决赛圈的机会。但是当值裁判吹了一个“莫须有”的点球,让陕西队彻底丧失了这个机会。

“这事都过去二十多年了,我记得当时的比赛在延吉,主裁判应该叫张庆国,不仅仅因为点球,那场比赛他给陕西队出示了11张黄牌和2张红牌,判点球只是导火索,但判点球后我们情绪已经没法控制了,就出现了包括替补队员在内的大面积集体追打裁判事件。”据后来参加这场比赛的老陕西队球员王峰回忆说,“事后中国足协从快从重处罚了陕西队,陕西足球遭到毁灭性打击,当时的一二三线队在全国都还不错,无缘全运会之后,最后只能全都解散了,太可惜了。”这一阴霾影响陕西足球至今,也成为当年那批老陕西队队员的终身遗憾。

陕西队老队员王峰的话后来被很多媒体引用,但鲜为人知的是,王峰已在几年前不幸离世了,但愿天堂没有“黑哨”他还能继续驰骋在绿茵场。

陕西队在七运会预赛后被迫解散,1991年就到日本大眆队踢球的王宝山,代表陕西打完这届全运会后也随之退役了。陕西队解散的原因与七运会成绩不理想以及足协的重罚有一定的关系,但这并不是绝对因素。更重要的原因还是球队缺经费,少编制。由于这个时期中国的足球改革已进入市场化运作的阶段,由官办逐渐向民办过渡,而陕西队受当地经济发展缓慢制约,一直是按照计划经济的传统模式运转,根本经不起市场经济大潮的冲击,那时候别的球队每月工资已经可以给到二、三千元,第二年开打的甲a联赛的明星球员每月已经可以拿到上万元,而陕西队队员每月工资还是只有三百元,如此悬殊的工资待遇,队员怎么会安心在陕西队待下去,这足球还怎么能踢下去,陕西经济不景气确实也有他为难的一面。

全运会是当时国内头等重要的赛事,但毕竟四年才举行一次,检验球队实力的比赛更多集中反映在每年都会举行的全国联赛上,让我们简单了解一下参加北京全运会预赛之前的陕西队此前几年的比赛成绩。

其实早在1980年,陕西队在16支球队参加的全国足球甲级队联赛中就以倒数第一的成绩掉入乙级,这以后,陕西队在甲级和乙级之间起起落落了徘徊了好几年,直到打完1988年的全国足球甲级队联赛后,陕西队再一次降入了乙级,从此以后,陕西队就再也没有出现在专业体制下中国顶级联赛的舞台上了。

自1987年开始,全国足球甲级联赛分为a组和b组分别进行。在陕西队参加的b组决定9至20名的联赛中,陕西队的名次是第18名,只是当年足协没有降级的规定,陕西队得以保留甲级队资格。

1988年,由于有国家二队参加联赛,在21支参赛队伍中,陕西队在b组的名次是倒数第一,只能去参加次年的全国足球乙级联赛。

1989年陕西队开始征战全国乙级联赛,在8支球队参加的佛山赛区预赛中,陕西队仅仅获得了第7名,没有进入当年乙级决赛圈。

1990年的乙级联赛南充赛区预赛中,陕西队获得赛区第3名,但依然没有获得晋级决赛圈的资格。

1991年以陕西精密合金厂队名义参加乙级联赛的陕西队继续其糟糕战绩,在北京赛区预赛中只获得第4名,而晋级下一阶段的名额只有2个。

1992年的乙级联赛,陕西精密合金厂队坐镇西安赛区凭借主场之利,以4胜1平1负积9分的成绩和12分的青岛队携手进入决赛阶段。和前几年相比,陕西队终于闯过了预赛阶段。但是在武汉进行的乙级决赛阶段小组赛中,陕西队三战尽墨,稀里哗啦丢了9个球,仅仅打入1粒进球,随即被淘汰出局。

由于1993年要举行最重要的北京七运会,另外,按照“红山口会议”的精神,中国首届职业联赛1994年就要揭开大幕,故这一年的全国足球甲级联赛和乙级联赛停办。陕西队当年最重要的比赛任务和其他省市球队一样,就是围绕晋级1993年北京七运会决赛圈12个参赛席位而努力,但是我们可以通过这个时期厮混在乙级联赛的陕西队,在1987年至1992年这六年的实际表现来看,长期游离于国内顶级联赛之外的陕西队根本就不具备这样的硬实力。全国甲级队a组和b组共计20支球队中常年都没有陕西队的身影,那七运会的12张门票对我们来说是不是一种奢望呢?

1992年底到1993年年初,中国足协在广东六市一镇举办了全国足球俱乐部队锦标赛a组比赛,这可以算是足协为1994年的职业联赛能顺利举行而特别组织的实验赛。与此同时,足协在南宁还举办了俱乐部队锦标赛b组的比赛,参加比赛的12支球队就有我们七运会预赛的直接竞争对手江苏队。从1989年开始,江苏队就一直稳居甲级队行列,需要特别强调的是,1994年职业化大幕初启的“万宝路全国足球甲级队(a组)联赛”12支参赛球队中,江苏迈特队就位列其中,这支代表东南沿海经济发达省份的球队实力可见一斑。

我们长篇累牍般的介绍了这么多背景信息,无非是要表达一个大家都不愿意面对承认的现实,只要我们不掺杂情感,冷静客观的分析后不难得出一个结论,就是此时的陕西队早已不复当年之勇。足球运动有他的偶然性,但更多的还是比拼的是球队以及球队所在省市的综合实力。

如今,很多陕西队老球迷都对这场比赛耿耿于怀,说是这场比赛的结果非但使陕西队年年进入全运会决赛阶段的优良传统戛然而止,更是毁了陕西足球今后的发展之路,由于第二年中国自己的职业联赛大幕就将开启,陕西队却由于解散消失于历史舞台,这一步没赶上,就步步赶不上了。

这里需要说明的是,即便这场比赛陕西队拿下江苏队,也还没有确保可以入围决赛阶段,月底也还要去太原继续参加“四选三”的附加赛。后来在附加赛中,江苏队最终还是击败湖北队,如愿以偿拿到了七运会决赛阶段的门票。这算是为日后陕西国力队和江苏加佳队在中国职业联赛早期结下梁子埋下了一个小小的伏笔。

▲1993七运会(北京)是陕西男子足球队的滑铁卢。

以1993年北京七运会结束为界,陕西队的前世就应该告一段落,国内代表中国足坛最高水平的赛事就变成了甲a联赛乃至逐渐演化的中国足球超级联赛。为了让大家对陕西队在专业足球体制内的延续性有一个清晰的认知,下来我们还是了解一下陕西队在随后几届全运会足球比赛中的表现。

第八届全运会,上海,1997年

作为足球职业化开始以来的首次全运会足球比赛,1997年进行的男子足球是上海八运会当中上唯一不能代表国内最高水平的比赛项目。由于在1988年汉城奥运会后,自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开始,ioc设立了男子足球比赛只允许23岁以下选手参赛的规定。国家体育总局的“奥运战略”开始介入其中,八运会也相应的把足球比赛参赛球员的年龄限定在20岁以下,这样一来,在三年后的2000年悉尼奥运会足球赛亚洲区预选赛开打前,适龄球员就有了很多比赛机会。不过八运会男足比赛同时也规定各队可报5名超龄选手参赛,但国内球员的年龄实在是存在太多问题,一些参赛队到底有多少超龄选手也许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

遭到重创青黄不接的陕西队勉强组队在4月出征八运会预赛,在保定赛区,先后0:4输给河北,0:5输给四川,0:6输给北京,一场比一场输的多,一球未进,收官之战又输给电力体协,倒数第一直接被淘汰出局。

第九届全运会,广东,2001年

2001年广东九运会,陕西队卷土重来,在预赛海宁赛区,陕西队和上海、四川、香港、西藏、广西、云南等6支队伍一起分在一组。2胜5负后,陕西队以第五名的成绩结束了比赛,没有入围决赛阶段,此时的陕西队既便是进入附加赛的目标都是遥不可及的奢望。

第十届全运会,江苏,2005年

2005年江苏全运会的足球比赛又有了新的变化,即从这届比赛开始,即使是决赛阶段也无超龄球员参赛,全部是u-21年轻人的天下。

预赛中,陕西队和北京、湖北、广东、重庆等队分在了武汉赛区,3月23日开赛后,陕西队接连遭到重创,先后输给北京和湖北队之后,陕西队又在90分钟内以2:2同样的比分战平广东和重庆,但又同样在点球

大战输给对手,陕西队以四连败的成绩出局。

第十一届全运会,山东,2009年

2009年山东全运会足球比赛与以往的全运会相比,赛制再次作出重大调整,即在原有甲组的基础上增设一个乙组的比赛 。男子甲组为u-20,即1989年1月1日之后出生的球员,男子乙组为u-16,就是1993年1月1日之后出生的球员参加。另外还有个奇葩规定,就是在统计全运会成绩时:甲组比赛冠军算作2块金牌,亚军算作2块银牌,季军算作2块铜牌;乙组比赛冠军算作2块金牌,亚军算作1块金牌,季军算作0.5块金牌。

此时已经入陕的浐灞队梯队为班底的陕西队参加了两个组别的比赛,在男子甲组预赛江苏常熟赛区的比赛中,陕西队的对手包括辽宁、江苏、北京和湖南。比赛结果是陕西队1胜2平1负直接被淘汰出局。值得一提的是陕西队时任主教练是王波,这届陕西队日后在足坛被陕西球迷能记住的主力队员有:盛鹏、李晨光、饶伟辉、刘天祺、张勇、陈子介、王昱星等。

甲组的比赛踢得不尽如人意,乙组的陕西队却放了卫星。老陕足队员林沫担任领队,张跃德担任主教练。在成都赛区的预赛中,陕西队1胜3平保持不败跻身决赛圈。而“陕西队”这个番号再现全运赛场,距上一次已经过去了整整16年。陕西u-16这些主力队员周淼、潘喜明、郑波、王斯、赵浩翔、郭胜、李帅、杨磊、沈田峰、刘阳......他们各个都是陕西的骄傲。

在10月16日开打的2009年山东全运会男子乙组决赛阶段小组赛中,陕西队和广东、天津以及东道主山东队在济南赛区鏖战,除了输给东道主外,陕西队赢下了另外两场比赛,顺利晋级四分之一决赛。随后,在淄博市体育中心面对浙江队,90分钟战成1:1后,陕西队在点球大战中沉着应战以9:8击溃对手从而晋级半决赛。紧接着,陕西队李帅和刘阳各下一城,2:1力克广东队,破天荒的闯进了男子足球乙组最后的决赛。

▲2009年山东全运会男子足球乙组半决赛,陕西队2:1广东队。

在山东省体育中心进行的决赛,经过90分钟较量,凭借王彤、陈灏、杨阔和刘彬彬的进球,东道主山东队4:1击败了陕西队,沈田峰在4球落后的情况下为陕西队打入挽回颜面的一球。

按照赛会规定,男子乙组的亚军可算作1块金牌,就这样,陕西u-16青年队为陕西代表团拿到了一枚金牌。赛后在更衣室,球队就接到了时任陕西省委书记赵乐际和省长袁纯清的电话祝贺,这也是迄今为止,陕西专业足球队在全国性运动会上取得的最好成绩。

▲陕西u-16足球队为陕西代表团拿到2009年山东全运会一枚金牌。

山东全运会男子足球乙组比赛结束后,由新华社记者评出了赛会最佳阵容,陕西队21号赵浩翔忝列其中,和他一起入选的还有代表山东出战的糜昊伦,这是一位陕西回族小伙,出道于山东鲁能足球学校。

值得一提的是,当时代表辽宁队出战的一位年轻球员也同时入选了赛会最佳阵容前锋位置,在多年之后他才被众多陕西球迷所熟知,那种感觉五味杂陈。2018年陕西长安竞技冲甲大战两回合0:1相同比分输给南通支云队,这名球员主客场各进一球完成双杀,令人印象深刻。他就是南云齐。

当时的最佳阵容11人中目前在踢中超的有8人,他们是韩镕泽、金洋洋、糜昊伦、王彤、刘彬彬、胡延强、吴兴涵、郑达伦,其中大多数已经拥有入选国家队的履历,而陕西队的赵浩翔已经不在此列。

▲南云齐在2018中乙联赛冲甲赛两回合绝杀陕西大秦之水 西安圣朱雀。

第十二届全运会,辽宁,2013年

2013辽宁全运会足球项目分为男子u-20、u-18、女子成年组和u-18四个项目。2007年由陕西省足协和贵州人和俱乐部共建的陕西u-18青年队,在主教练王波的带领下,经过预赛的洗礼,在6月举行的复赛阶段附加赛中与广东队在90分钟内战成0∶0平局,最终在点球大战中以4∶3险胜对手从而晋级辽宁全运会决赛圈。参加男足u-18决赛阶段比赛的陕西队和上海、辽宁、四川等球队分在A组。在小组赛首战2:0力克强敌上海队,次战输给东道主后,在第三场比赛中4:0干脆利落的击败四川队,以总净胜球和总进球数比上海队多一个的微弱优势杀入半决赛。

▲陕西u-18男足杀入2013年辽宁全运会决赛阶段。

▲2013年辽宁全运会男足u-18决赛阶段小组赛,陕西队4:0四川队。

陕西队和浙江队的半决赛在著名的大连金州体育场鸣哨,第62分钟,浙江队打出流畅配合,现在已是大红大紫的张玉宁禁区前一脚大力抽射直入网窝,帮助浙江队取得1:0领先,并将这一优势保持到全场比赛结束。

▲2013年辽宁全运会男子u-18组半决赛,陕西队0:1浙江队。

半决赛失利后的陕西队在三四名决赛中不敌湖北队,最终遗憾获得第四名,没有品尝到“一冠三金”的殊荣。

▲2013年辽宁全运会男子u-18组三四名决赛,陕西队0:1湖北队。

现在已是广州恒大队球员的邓涵文作为主力后卫代表陕西队参加了这届比赛,和他同时代表陕西队出场的还有王靖斌。

▲2013年辽宁全运会,陕西u-18男足运动员,邓涵文。

▲2013年辽宁全运会,陕西u-18男足运动员,王靖斌。

在2017年1月14日那个下午,首届中国杯国际锦标赛季军争夺战在广西南宁打响,里皮带队的中国队凭借点球大战最终以5:4战胜克罗地亚队夺得季军。值得一提的是,比赛第88分钟,邓涵文传中助攻王靖斌头球攻门得手,帮助中国队在最后时刻扳平比分,将比赛拖入了点球大战,而王靖斌的进球也终结了国足此前552分钟的进球荒 。

▲2017中国杯三四名决赛,中国队邓涵文(左一)助攻王靖斌(左二)打入一球。

不过,这支陕西队还是为陕西代表团获得了赛会三枚银牌。

令人无可奈何又感到无限惋惜的是,这支实力不凡的陕西u-18男足打完本届全运会后,对于王波和这支队伍而言,他们的历史使命就宣告结束了。由于包括邓涵文、王靖斌、向汉天、谭利玮、朱征宇等这些球员绝大多数还是贵州人和队与长春亚泰队的梯队球员,他们未来继续代表陕西踢球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对此现象,时任陕西省足管中心主任的张继学就表示,“我们连续组队参加了两届全运会,就是希望利用两个全运周期的8年时间,搭建起自己足球人才梯队,并进行衔接。”这一年,陕西男足的u-11和女足的u-14已经组建了两年。

更令陕西球迷失落的是,四年前的金牌(亚军)队伍陕西u-20则在跌跌撞撞闯过预赛阶段后,折戟沉沙于复赛阶段而无缘决赛圈,爆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冷门。对于这个结果,了解内情的“圈内人”坦言:“这支球队的实力之所以下滑,与人员流动、教练员的排兵布阵和临场指挥以及球队日常的技战术、体能训练都有关系,但最重要的一点是,这批孩子对自己未来感到有些迷茫……”。我个人理解,这一切都归咎于浐灞队离陕后,陕西职业足球出现了真空。

陕西女足则依然继承强队传统,杀入了赛会女子成年组决赛圈,和上海、天津、山东等队分在A组,未获小组出线权的陕西女足最终获得本届辽宁全运会第七名,为陕西代表团获得了3块铜牌。和上届一样,陕西u-18女足在预赛阶段即遭淘汰未获决赛圈参赛资格。

第十三届全运会,天津,2017年

2017年天津全运会,陕西队仅有女子u-18进入了决赛圈,但也仅仅是止步于小组赛,而其他三支球队均倒在预赛阶段。

其中最令人感到扼腕的是陕西u-20男足,在西安省体进行的天津全运会预赛西安赛区比赛中,尽管最后一场14:0战胜青海队,创造了陕西省体育场官方赛事的最大分差。然而,从退场的陕西球员脸上,丝毫看不到一丝愉悦之情。一场酣畅淋漓的大胜,并未能换来陕西队小组出线,哪怕是附加赛资格的小组第二都没拿到。由于前两轮陕西u-20男足一平一负,排名第三。陕西队必须11比0以上的比分战胜青海队的同时,还要寄希望于另一场比赛中辽宁队战胜四川队。从某种意义上来讲,继第一轮打飞点球0:0遗憾战平四川队,第二轮又以0:1不敌辽宁队之后,陕西队的命运就已不完全掌握在自己手中了。

▲主场作战的陕西u-20男足在2017天津全运会预赛陕西赛区中未能晋级。

大胜之后,不论是省体现场的球迷还是球员都在焦急等待广播另一场比赛的结果。很遗憾,辽宁队最终0比0战平四川队,两队携手晋级。主场作战的陕西队无缘晋级天津全运会决赛圈,令人大跌眼镜。作为陕西省体育局、陕西省足管中心重点培养建设的全运会队伍,这支球队曾经在2015年获得首届福州青运会(原城运会)足球比赛第三名,被陕西各界寄予厚望。赛前,主教练吴忠俊也曾表示,球队打好全运会预赛只是第一步,最终目标志在夺金。为此,陕西u-20男足花重金飞赴比利时进行赛前拉练集训,志在以小组第一身份杀入天津全运会u-20决赛圈。不料,残酷的现实和三秦球迷开了一个巨大的黑色玩笑。

▲主场作战的陕西u-20男足在2017天津全运会预赛中未能晋级。

▲主场作战的陕西u-20男足在2017天津全运会预赛中未能晋级。

接下来将是陕西足球深刻总结的时刻,因为随着全运会预赛的淘汰出局,陕西足球将再度面临重新组建全运会适龄队伍的局面。而陕西省足协的部分适龄球员当时就坐在省体看台上,体验了竞技足球的残酷性,观看了师兄们的三场比赛后,希望他们能比赛中吸取经验教训,届时作为东道主,在2021年家门口举办的男足比赛中能取得满意的成绩。

天津全运会足球决赛阶段比赛属于陕西足球的亮点就是在新设项目男子城市组中,以长安竞技俱乐部为班底的西安队经过一系列的点球决战进入最后的决赛,在天津团泊体育中心举行的终极对垒中,李晨光和王琦头顶脚踢各下一城,最终以2:0完胜哈尔滨队,夺得2017年天津全运会男子足球城市组冠军,这是陕西首次获得全运会足球金牌。

▲2017天津全运会,男子足球城市组决赛,西安队2:0哈尔滨队。

▲2017天津全运会,西安队获得男子足球城市组金牌。

第十四届全运会,陕西,2021年

(即将举行)

中国足协近年来对国内足球的青训体系进行了一系列的改革,并在全运会上实施,但这并不是终点,国家体育总局和中国足协正在谋划另一项大的足球改革方案。从目前了解到的信息来看,2021年在西安举行的第十四届全运会上,足球赛制会有重大改革,从u-13到u-20每个年龄段都会安排全运会赛事。此前,全运会男足赛事分为u-20和u-18两个年龄组,而女足分为成年组和u-18年龄组。陕西省足球运动管理中心已经明确表态,作为东道主,陕西队将参加全部八个年龄段的角逐。

▲2021年陕西全运会主赛场——西安奥体中心罩棚钢结构已合拢。

相关阅读:

20多年细说从头:我的陕西足球记忆

热爱圣朱雀,热爱这座城市

王军:西安需要足球 ‖ 贞观谈第3期

去圣朱雀,和足球再谈一次恋爱

“贼贼贼!”朱雀体育场上的绝唱

圣朱雀体育场的足球记忆

作者:陈澎

陕西国力队拥趸

版式设计:霹雳

请关注贞观新浪微博:@贞观club

赵墩信息门户网

上一篇: 也传出“暴力裁员”完美世界回应:已与员工协商解除合同
下一篇: 银河证券:首只券商交易模式的ETF基金正在酝酿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