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潍州建家资讯>社会>正文

共和国不会忘记

2019-10-24 18:53:15 来源:潍州建家资讯

热血青年进入西藏

肩扛“报纸”向西走

字符卡

徐新兴,1929年10月出生,长山青石人。原名徐德昌。他于1949年5月加入第18军第52师,并于1950年7月正式进军西藏。他经历了爬山、涉水冰川、骑牦牛和修路。他先后在十八军第五十二师、粮食饲养队、前线报、西藏江孜军区政治部、西藏军区政治部宣传部工作。1958年,他从西藏军区转到兰州军区总后勤部山丹军马场。1984年退休。

角色故事

热血青年勇敢地参军了。

2009年,常山参加了第十八军同志60周年聚会。

1949年5月4日,中国人民解放军进入常山县,宣布常山解放。5月10日,第二野战军第十八军第五十二师接管常山,并发布征兵公告。

当时,住在常山县青石镇乔婷村的徐新兴刚刚高中毕业。

“中国人民解放军进来了,街上张贴着征兵公告,我看到后就走了。”许新兴说,他父亲的“水莲乡第五国民小学”雇佣了几名地下党员,并积极为中共活动提供场地和资金。在父亲的影响下,20岁的徐新兴毅然报名参加了第18军第52师青年训练班,随后正式参军。

1949年6月3日,第18军第52师奉命向西南方向进军。徐新兴跟随部队,前往江西、湖南、贵州和四川。

肩扛“报纸”向西走

军队进军西藏誓言

1950年2月,第18军热血战士在四川乐山为西藏举行了一次认捐会议,并立即做出了一个大胆的承诺:他们必须把五星红旗挂在世界屋脊上,为西藏带来光明和幸福。

从接受解放西藏的任务到思想动员、学习民族政策和简单的藏语、行军和繁重的训练...1950年7月,52师的徐队做好了准备,满怀激情地从四川眉山出发前往西藏。"那时,我在报纸的头版工作."许新兴回忆说,在他离开之前,他和他的同志们在报纸上刊登了上级关于进藏的政策,并分发给每个人。

在徐新兴和他的同志们的心中,报纸是团队的一面旗帜。不管有多难,无论团队去哪里,报纸都会这样做。因为没有随身携带的工具,包括油印、墨水、纸张、刻字钢板、铁笔等。,都得背在背上。"可以说我们把整份报纸带到了西藏."

爬雪山的生命岌岌可危。

进入西藏的军队攀登雪山

从四川到西藏,第18集团军越过了海拔3000多米的40多座雪山,其中12座海拔4800多米。海拔4800米的概念是什么?拿破仑在1800年袭击了意大利,并在4800米的高空翻越了阿尔卑斯山的圣伯纳德山口。拿破仑只跨过了一座桥,被记录在欧洲军事史上,被世人崇拜了数百年。而这样的山脉,徐少有一颗满满的十二星!

"在康定短暂休息后,每个人都开始向海拔4300米的柘多山前进."许新兴回忆说,起初,每个人都充满活力,但当他们爬到3000米左右时,他们感到头晕、胸闷和呼吸困难。当我们即将到达山顶时,风雪迎面而来。上气不接下气的许新兴不得不与同志们携手前行,以确保自己不会被强风吹下悬崖。“苦不苦,想想当年两万五千;不管累不累,想想革命前辈们!”当被问及他是如何突破身体极限爬上雪山时,老人的话铿锵有力。

驾驶牦牛的临时命令

1959年,徐新兴在山丹军马场。

“为了向昌都运送物资,在甘孜的休整期间,军队临时成立了一支由各单位人员组成的“牦牛放牧队”许新兴说,起初,每个人都不是特别开心,甚至感到自卑。后来,人们获悉,这是为了保障Qamdo运动的安全,这是重新努力的原因。

当时,徐新兴和《前线日报》的同志们也承担了驾驶几十头牦牛的任务。我以为抓几十头牦牛是小事,但第一天我就出丑了。牦牛一上路,就跑遍了整座山。每个人都尽力让牦牛聚在一起,但我很尴尬。有些人的新棉衣被荆棘撕破,露出了棉花。有些人的衣服和裤子浸在水里,冻得发抖。其他人不重视包装,材料散落一地...后来,在藏族同胞的指导下,他们慢慢变得熟练起来。

1950年11月中旬,徐新兴和他的同志们到达昌都,成功地向军队运送了大米、代餐、罐头食品、茶叶、白银和各种物资。

喝糊糊提木头

士兵们依靠代用粉末来充饥。这张照片是从纪录片《西藏口述》中拍摄的。

1951年,许新兴在昌都过元旦和春节。当水滴落到冰里的时候,他没有停下来休息,而是在学习的时候参加了当地的建设。一些公司进入原始森林采伐木材,砍伐的木材顺澜沧江漂流。许新兴和他的同志们一起顺流而下,挖起木材,运到昌都市。虽然路程不长,但山坡又陡又滑,被河水浸湿的木头很重。一天下来,他的肩膀总是又红又肿,腰腿酸痛甚至更常见。

由于缺乏道路,牦牛带来的食物数量有限,士兵每天只能得到半公斤的食物。为了让每个人“多吃点”,厨师经常煮粥,所以有些人编造了一句俏皮话:“我希望我能去昌都,去昌都,去昌都喝粥,喝粥,搬木头……”但是在得知木材被用来建造昌都河大桥后,士兵们一个接一个地说,他们宁愿饿死也不愿少运木材。

历经艰难险阻修复公路。

军队进入西藏修路

1951年5月1日,第52师和第53师共同承担建设长都至戈雅段公路的任务,并举行开工仪式。徐新兴所在的第五十二师的政治部分去了达马拉山的修路任务。

达马拉山有5000多米高。当部队到达帐篷时,已经荒废了几千年的陡峭而孤独的雪山被嘈杂的声音和铲子的声音吵醒了。

起初,徐新兴和他的同志们没有经验。经过一天的修理,要么鹤嘴锄秃了,要么篮子散了,要么提手和铲柄坏了。他们手上的血泡互相粘在一起,肩膀肿得像馒头,晚上躺在柳条店里,好像散了一地。于是每个人都召开了“诸葛亮会议”,并派人到先进地区学习经验。

“真的是很多人和很多智慧。我们想出了各种各样的方法来提高效率,例如爆破、坍塌、工字形挖掘、挖洞、烤火和解冻。”回忆起修路的那一天,徐新兴深受感动。“早上五六点钟,有人冒着寒风去上班。晚上9点和10点,一些人坚持说他们不愿意停止施工现场的工作……”在老人的记忆中,我们似乎看到官兵们挥舞着铁锹和提着篮子,用钢棒一个接一个地挖出岩石和碎土。因此,宽阔平坦的道路一寸一寸地延伸穿过西藏。

在此期间,除了修路外,作为《前线报》的记者,徐新兴白天采访好人好事,晚上在灯笼和烛光下题字。第二天一大早,交流道路建设经验、表扬好人好事的油印小报被送到各个建筑工地,成为推动道路建设、鼓励军队乡村精神的动力源泉。

1951年10月,通达马拉公路建成后,徐新兴跟随部队向拉萨进发。1952年2月,在第18军基础上建立的西藏军区正式成立。第18集团军的称号后来被撤销了。

我的心在常山

徐新兴关心家乡的发展。

当时,常山有60多人加入了第十八军第五十二师说到一起参军的同胞,徐新兴的眼睛变红了。“自从进入西藏,每个人都在藏区扎下了根。他们兢兢业业地奉献了一生。我们60周年纪念时,只剩下11个人了。”

退休后,虽然他在成都,但他的心与家乡紧紧相连,每隔两三年他就会回到家乡常山一段时间。"常山的变化真是翻天覆地!"他说当他八年后回到家时,他必须乘27小时的绿皮火车去衢州,然后从衢州乘公共汽车恢复正常。现在交通方便多了,你可以在半天内从成都回到你的家乡,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

老徐的大儿子告诉我们,当他的父亲看到中央电视台的“家很远”节目播放常山的贡面和葡萄柚时,他激动得迫不及待地告诉身边的每个人这是他的家乡。从谈话中可以看出思乡之情。几年前,徐还把青石家乡的旧两层楼改造成了新的四层楼。今年,当我听说桥亭要有自来水时,我什么也没说,只是自愿捐了45000元。“我年轻的时候没有为我的家乡做任何贡献,但现在我能帮上一点忙。”许新兴真诚地说道。

老徐(前排左边)和他的大儿子(后排中间)与记者和他们的聚会合影。

采访笔记

老徐的生活充满苦难。然而,他始终坚持自己的初衷,从不改变自己的本来面目。他不仅保留了古老的藏族“吃苦耐劳”精神,而且在生活中处处考虑他人。他用简单、纯洁和奉献的意愿书写了美好的生活,用实际行动展示了一个共产党员的生机和活力。

上一篇: 美国一架B-17轰炸机坠毁 致7人死亡
下一篇: 马里纳:阿森纳应该考虑卖掉厄齐尔,他没有配得上工资的表现